千寒櫻

Hajime love~♡
無主要cp,目前還在思考要不要固定...→→

【戀驅篇】修仙Life啟動?!

今天第二篇出爐~~
放上這篇是因為...督促我自己趕快繼續寫啊!
(但是身為要升高三黨的我,應該會拖很久→→)

與往常一樣,希望各位看的愉快~

(以下正文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月之村)

「戀~」在崎嶇不平的泥路上,一個名叫師走驅的8歲小孩邊跑邊扯著嗓子大喊著
「驅,不要叫這麼大聲,小心你娘又要罰你了,而且路很滑,小心摔跤」如月戀撫額,明明他的年紀比我大1歲,卻比我還要更像小孩子(←完全忘了自己也是小孩)
「啊…對不起我太興奮了,娘親不會知道的對不對?!知道了又要罰我跪在算盤上,一個禮拜的宵夜只有兩個地瓜了!」驅臉色驚恐,開始搖晃戀的身體
「額...如果你家隔壁的伯伯沒去通風報信的話,別搖了,頭好暈」驅終於停下了動作,但下一秒緊緊抱住了戀
「驅?」
「戀,我問你一件事喔」
「怎麼了?」
「你要很認真的回答我喔」
「誒?...好」

該不會是又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?...不會吧,剛剛跑過來看起來沒事啊,有比平常常掉到田裡、便當不翼而飛、女生給驅一封信結果不是給自己之類的還要慘嗎?

「...你願不願意跟我一起去修仙?」驅拉開距離,認真的問著
「蛤?...欸欸欸欸欸欸!!!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於是,小師走驅&小如月戀踏上了修仙一途...
「喂!我還沒答應耶!」戀抗議
「戀驅小隊開始冒險了!」驅揮舞小旗子
「戀驅小隊這個名字很蠢耶!」
「欸?那就驅戀探險隊?」
「不是差不多嗎?!」
「啊,那就戀驅驅戀探險小隊!」
「你只是把前兩個合在一起吧!」
「不然...戀想一個!」
「...」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森林門口)
「欸...我們到了,就是這裡!」
「就是這裡嗎?驅,你該不會又帶我走錯路了吧?」戀很懷疑的說著
「絕對沒有!這次我有走對,相信我!」驅淚眼汪汪的說著。我不被信任了...
「沒辦法,你之前已經說過這句話199遍了,喔,原來這是第200遍啊~」戀已經快無所謂了,不知道到過幾個地方,最扯的一次是闖入了盜匪的窩,唉...命都要沒了
「戀,別放棄啊,我們就快到了!」
「驅,不是我要說,你確定這件事真的存在嗎?」
「欸?」
「成仙一事,驅,我們,即使真的去了也有可能成不了仙,這樣還要繼續?」戀認真的看著他,驅愣了一下
「...要!因為我想要讓村裡的人都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,而且,說不定成為了修仙之人,或許可以找到真正想要做的」
稚嫩的臉龐,說著完全不符同年齡的話,讓戀的心狠狠的敲擊了一下,好像...有什麼在改變...
「...好!你在哪,我就在哪」
「戀,謝謝你」驅感激的看著戀
「不會,你快點看地圖確認吧,如果進入的話要快點通過,天快黑了」
「恩」

前方是通往森林的道路,地圖上說要通過這座森林才能到達所在地,到了目的地之後還要測試自己的靈力,怎麼測試不知道。如果有資質才方可進入,成為修仙之人的一分子。可是...至今為止,走過了許多地方,遇到了許多人,大家都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存在這件事,即使知道也都只是聽說,戀覺得越來越沒譜,不管了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

「這樣看來...應該是這裡沒錯」戀一起看完了地圖後說道
「恩,那我們走吧,你先走」驅先收起了地圖,前方好暗啊…
「喔,好」戀開始往前,但走幾步後發現怪怪的,轉頭一看
「呵呵,戀你快走啊」驅揮了揮手
「...那你怎麼不動?」戀無言的看著驅
「啊哈哈哈,我絕對不是因為怕黑什麼的喔,我只是...戀?!」
戀牽起了驅的手,走進了森林
「驅,怕黑就說,我也怕啊,不過,跟驅在一起後就不怕了。二人同心,其力斷金!」戀拉著驅說著,仔細看,耳朵還隱約紅了起來
「戀...」驅覺得好感動,戀都沒有拋棄自己,一直陪在他的身邊
「感激的話就不用說了,我們趕快趕路吧,今天是沒辦法通過了,能多走一點也是好」
「恩」驅點頭,今後不管發生什麼,我都不會忘了今天戀對我的這般好。希望...我們能在一起到永遠...永遠?
「啊,原來是這樣」
「什麼原來是這樣?」不知何時他們已停下了腳步,戀緊緊的盯著
「沒有喔...我們走吧~」驅撇了一眼他們兩人相連的手後笑著說道
「恩?喔」

(時間回到一開始...)
「蛤?...欸欸欸欸欸欸!!!」戀瞪大了眼睛
「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修仙?戀,我不勉強你,如果你不想,就等我修成後再來見你、娘,還有整個村落」
「伯母知道這件事嗎?」
「恩,知道,她說她巴不得我趕快離家,這樣飯錢至少可以省6個月」
「...」有人這樣趕自家人的嗎…
「放心吧,戀,我已經先跟你的家人打過招呼了,你妹妹也是支持的喔,還說如果修仙不成的話也沒關係,至少去見見世面,看看外面的風景,回來後再講給她聽」
「...我妹真的這麼說嗎?!」戀雙手放上驅的肩膀,鄭重的問著
「恩」
「好,那我去!」
「這樣就答應了?!」
「什麼時候啟程?」
「明天早上」
「好,明天見,在老地方等」說完,不等驅作回應便跑遠了
「我還沒說完耶,我是拿到了份地圖,但我不知道怎麼走啊...戀!等等啊~」嘟囔完後追了上去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進入森林約一個時辰後)
「...」
「...」
一路上基本無話,戀還是牽著驅,兩人都心不在焉的往前走著,都沒有察覺到任何一絲異樣,直到...有一道聲音打破為止
「救命,救命啊~」

(未完待續)

【年長組】白色情人節

恩...因為懶惰,於是放之前寫的#
當時的花語梗就是這篇開始的XD

希望各位看的愉快啦~

(以下正文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✩白色情人節企劃1-年長組01✩
春跟隼一起走在通道上,倆人的手裡各拿了一張卡片,前往卡片上所說的目的地...

春:嗯?隼你不知道是誰把卡片放到你桌上的嗎?
隼:不知道,在我剛從別處回來的時候就看到了
春:原來你才剛回來嗎...
隼:www好了,目的地到了,等會見~✩
春:等會見~✩

#微妙的兩人#彌生春#霜月隼

✩白色情人節企劃1-年長組02✩
春進入了一個房間,房裡只有一張桌子,一張椅子。桌上擺了三個用紅布蓋起來的東西,春拿起了桌上放在一旁的小卡片...
春:『打開它 睦月始』嗯...裡面裝了什麼?

掀開第一個
春:緞帶?這個緞帶...好像在那裡看過...啊,這是上個月情人節我送給他巧克力包裝上的
掀開第二個
春:嗯...抹茶巧克力?書?裡面還夾了一張書籤,這是...以前我送給始的第一個小禮物呢~好懷念w
掀開第三個
春:茉莉花...花語是...

一道聲音插了進來
始:『你是我的生命』,春,禮物,還喜歡嗎?
春:始?!
始:情人節的回禮,今天是白色情人節
春:欸?
始:(勾起嘴角、單膝下跪、對著春伸出了一隻手)
春:?!
始:我獻上我的所有,對你表達我的忠貞,我不知道我會活多久,但在我有生之年,春,我會一輩子都陪著你...你,願意嗎?
春已經完全呆住,但下意識的回應:嗯,我願意
始:(起身,拉起春的手)走吧,我跟海他們做了一些東西給你們吃
春:欸?
始對著春溫柔的笑了

在我有生之年,對你表達我一生不變的誓言

#純潔真摯的愛#永遠#彌生春#睦月始

✩白色情人節企劃1-年長組03(完)✩
跟春分開後,隼也進入了房間,擺設與春進入的房間一樣,也有三個用布蓋起的東西以及一張小卡...

『送給你的禮物 文月海』
隼:禮物♡好開心竟然有禮物耶~~會不會是始的照片什麼的www

掀開第一個
隼:這是...穿著辛德瑞拉衣服的隼德瑞拉♡(月兔)
掀開第二個
隼:這是...始的最新未公開寫真集♡♡!!!!!
掀開最後一個
隼:...星辰花?

海:星辰花的花語是『永不變心』隼,給你的禮物,開心嗎?
隼:嗯!開心!(露出燦爛的笑容)
海:那就好
隼:原來把我叫到這裡是想跟我告白啊,海~☆
海:是啊
隼:好!我接受了你的告白,那現在海就先幫我泡一杯紅茶吧,剛剛走的好累啊~
海:呵,隼你真是的...
隼:(

今天是白色情人節,在此對你誓言此情無悔,直至地老天荒,對你的愛永不變心

#堅定不移的愛#不變#霜月隼#文月海

【始春日常】02-迷惘

放上今日第二篇~✩
這篇也是之前的

希望各位看的愉快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前幾天的晚上 霜月隼房間)
「Hajime~♡」我撲
「...」使出鐵爪攻,但有稍微輕一點
「啊…好疼啊,但這是始對我的愛,我可以接受的,來吧~始,繼續吧!我會好好接住你的愛的~✩」
「別鬧了,我找你有事要說」
「欸~可是我今天占卜幸運月份是11月,1月的要注意,Hajime不跟我來個久違的Luckyva嗎?」撲上,抱住

「...」被迫被抱住始不太想踏進這個地方(因為會看到有關自己的東西),但他現在就是想找個人好好的聊一聊,不知不覺間便來到了這裡,這是為什麼呢?或許是因為之前共同Live前有一同談心過?

「...可以放開了嗎?」幾秒後,始無奈的說著
「好好,那麼,偉大的國王大人找我有什麼事呢?」放開後一臉滿足的坐回沙發上
「都說了別叫我國王大人啊…」始越來越頭疼了。算了,趕快進入正題吧
「我想問你,你跟海都是怎麼相處的?還有當初你們是因為什麼而在一起的?」坐在隼的旁邊,始認真的說到「欸?是問這個嗎?」隼覺得很意外
「嗯...怎麼,不行嗎?」看來還是太隱私了點
「不,可以喔~既然是始有求於我,我怎麼可以拒絕呢~不過,始會這麼問,是因為你跟春之間發生了什麼嗎?」
「!...我...」始說不上來,之前想說的許多話如今卻一個音都發不太出來,被猜對了
「始說不出來的話也沒關係,那我就先說一些我的事吧」
「好」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看著這樣的始,隼明白了
「始,先跟你說件事,在蜘蛛網上,蝴蝶不小心黏上後,越掙扎,網就纏的越緊,這是我這幾天突然看到的事」
「...」始低頭思考著
「我跟海的相處啊…就如同你們平常所見,我叫他泡茶他就會泡給我喝,我叫他做什麼他就會做,是個很好差遣的僕人呢~」
「...你就沒有想過讓他輕鬆一點嗎」一開始就無言了,僕人什麼的裝作沒聽到
「有啊,我有想要做的呦~但常常做個三分鐘什麼的,就被procella的孩子們先帶離了,最後海就會幫我搞定一切~✩」
「...好,感謝你的回答,請繼續」始常常在事情結束後通過自家孩子的敘述(主要是驅&戀)來知道procella那發生的事情...嗯,繼續無視
「欸,始好冷淡啊,不過沒關係,我繼續。始,我會跟他在一起不只是因為他會聽我的話喔,更重要的,是一起相處的感覺,還有信任喔~」
「相處,信任...」
「沒錯,相處歸相處,但你信不信任他那又是一回事了,這會影響到你的言語、態度。當然,我很信任大家的!」
「...那你跟海在一起是...」
「我跟海會在一起是一個小意外呢」回憶那時,笑容綻放開來
「我們在一起的那天,是共同live結束後一個星期,那天,他在其他孩子都不在的時候,把泡好的紅茶跟『這個』送到我面前」說著隼就起身去打開其中一個抽屜,拿出了一個白色小盒子
「始,你看」隼回到座位後,打開了盒子,裡面是...一條頸飾,一枚戒指,兩樣東西上都有鑲嵌鑽石以及藍寶石,燈光的照射下發出迷人的光芒
「『這是我對你的誓言。隼,我喜歡你,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嗎?』這樣單膝下跪後說的呢,那時我嚇到了,第一次傻傻的看著他,那時我竟然有了滿足、踏實的感覺呢~」說到這裡,隼輕輕笑了一下
「...」
「始,我就先說到這啦~滿意嗎?」
「恩,隼,謝謝你」
「不會~能幫到始是我的榮幸,那,始,我可以跟你要東西嗎?」
「什麼?」
「我想要始的半裸寫真...啊」
「找死」使出鐵爪攻
「疼疼,不過沒關係。L.O.V.E hajime love~♡」
「...」起身,離開房間
「啊,始別走啊,再多坐一會嘛...」

【海隼】紅薔薇白玫瑰

寫這篇時,是聽著G.E.M 鄧紫棋的同名歌曲《紅薔薇白玫瑰》寫出來的(用同名希望別介意,我取名無能啊…)

寫這篇內心真是煎熬啊啊啊啊啊啊(/‵Д′)/~ ╧╧

(↑莫名的激動)

我下次會弄個歡樂文出來的XD
一直虐下去我的心臟受不了

總之,希望看著這篇的你們會喜歡/
*真的不喜歡虐文的請繞道?

(以下正文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這幾天...海你都沒出外景一直在家陪我啊」

「恩?不好嗎?」

「沒有,白魔王大人每天起床後看到自己的僕人沒有離開,乖乖地幫我泡茶什麼的,很開心呢~」

「是是,那麼,親愛的魔王大人,您願意聽小的說幾句話給你嗎?」

「請說~✩」

「隼,我愛你」

「...」

「我會永遠陪著你」

「海...你怎麼變得這麼浪漫」

「別笑啊,我認真的」

「是是」

「真是的...你要怎樣才會認真呢…」

這天,霜月隼跟文月海跑到屋頂上看著星空,潔白的月亮伴隨著滿天星斗溫柔地照射,微風輕拂著臉頰,隼舒服的瞇起了眼睛

「認真嗎…那麼,對著月亮起誓」轉頭看著躺在身旁的海,隼指著天空,一臉認真的說

「...好」深深凝視了幾秒,海起身,手舉起,真的正對著月亮發誓了起來

「我,文月海,會一直愛著霜月隼,如有違背,會慘招天打雷劈」

「別啊,後面那句不用。你被雷劈了我就看不到你,沒有人可以幫我買哈根○斯,也沒得喝好喝的紅茶了」隼跳了起來,緊緊抓住海的衣袖。好不容易,確認了彼此的心意,怎麼可以說這句

「別著急啊,不過,如果真到那時...我真的會很想劈死那時的我吧」海苦笑了一下。所以...才這麼認真啊,這一段時間,看到隼其實私底下很緊張自己,想讓他安心,找春他們商量後就想出了這麼一個辦法...海輕輕地環抱住屬於自己的戀人

「隼」

「怎麼了?」

「等等...跟我去一個地方好嗎?」

「好,該不會,是有關始的周邊什麼的...好痛啊,海」隼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,但下一秒立馬被海彈了下額頭

「才不是,上次我就被始狠狠訓了一頓,說我即使跟你在一起了也不能這樣縱容你什麼的」

「誒~海~」

「不.行!」

「海...」

「不行就是不行,你啊你」

「海真小氣」隼嘟起了嘴,海看著懷裡的他,深藍色的眼睛裡滿是濃濃的愛戀

「我小氣啊,我小氣的話就不會幫你買你最愛的哈根○斯,不會陪著你做本來就不該做的事」

「嗚…你還是很小氣」

「呵,隼...你再這麼可愛...我就忍不住要吃了你啊…」

「!呵,好啊,來啊」

「你說的!」

隼閉上了眼,原本以為會有兇猛的烈焰襲來,結果,唇只是被輕輕的覆蓋,輕柔的吻甚至感覺帶著莊重,彷彿...隼忍不住失了神

「我永遠的最愛的魔王大人,我平常不太會說甜言蜜語。但是,你可以依靠我,你可以安心了。這陣子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,讓你不安了真抱歉」

「...」原來,他有感覺到

海離開了隼的唇,將頭低下,輕輕地靠在對方的額頭,炙熱的氣息緩緩地流向對方

「海...」

「等等,想說什麼等到一個地方後,我們走吧」說完,海分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,牽起了對方的手,開始往樓下走,而隼則呆呆的看著兩人相連在一起的地方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能不能...別走...」

「恩?隼,你說了什麼?」

「!沒,沒有,我沒說什麼,我只是在想,你要帶我去哪裡呢?」

「等下就知道了」

海帶著隼下樓後,左拐右拐,到一個轉角處時海便讓隼站在原地等著,自己走了進去

「好了...隼,過來吧!」

「好,海你到底做了什麼事...呢」

隼走進去後頓時聲音嘎然而止。入目之處,是一片鮮紅色的薔薇,伴隨著溫和的月光,仔細看,還有純白的玫瑰,銀色的緞帶在其中,在月光照射下閃著隱隱的光輝。

「因為最近你很不安,我先去找春幫忙想想辦法,春提議了,就是你現在所看到的一切,始他們聽到後也毫不猶豫的來幫忙。」說著,海緩緩下跪,從身後拿出了一束紅玫瑰,深邃的藍色瞳眸緊緊凝視著對方,絲毫沒有疑漏隼聽到這些話時的表情

「隼,我愛你,嫁給我吧」

「...我...我...」

「...」

「我願意」

漸漸地,淡淡地紅色浮現在隼的臉頰上,好害羞…

「隼,害羞了?」

「嗚…沒有!」

不知何時,海已站在隼的面前,微笑著凝視著,看著自己的戀人難得露出平常所看不到的表情,便忍不住把對方攬到懷裡。

「隼...」海似乎還說了什麼,隼想再一次詢問對方時,卻發現,說不出口...為什麼?

(因為...夢做完了,也該醒了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...」

滴答滴答—

睜眼時,牆上時鐘的聲音清晰地迴盪在房間。

是...夢?

為什麼呢?

這是第幾天了?

每天,每晚,這些事都如此清楚地在夢中看見

曾經熱情的你

每次在我耳邊的呢喃

再也見不到了

想見你啊…

還有好多好多,想跟你說的話

但是,不行

霜月隼躺在床上呆滯地看著天花板,幾分鐘後,翻了一下起身,走到窗戶旁,打開窗,夜晚的風是如此冷冽,皎潔的月亮依舊高掛天空照耀著大地,時間依舊緩緩流逝...

不會變,什麼也不會

就這樣吧

這些都只是奢求

夢醒了,也好

突然,霜月隼想到了什麼,轉到身後,看著桌上的花瓶,瓶中插著一朵純白色的玫瑰。

如此的寂寞啊…每天,醒來之後,第一件事就是更換瓶中的花,這麼做代表了什麼,他不知道,只是,就想這麼做

如果可以,真希望時間能回到過去,一切重來

但是...瓶中的玫瑰好似無情的對著他說

「對不起...不能」

(end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紅薔薇花語-愛的思念,熱戀

白玫瑰花語-天真,純潔,真摯的愛

紅玫瑰花語-火熱的愛

【郁淚】除了巧合還是巧合(上)

第二篇,第二篇出來啦~
一天出兩篇心情真美好~(←此人已瘋
這個命題是我從網路上無意間看到記下來的,所以,我忘了出處,對不起!希望某位大大別介意(╥_╥)
最後,按照慣例,還是那句,希望各位看的愉快啦~
(↑調適心情很快的我)

*此時神無月郁、水無月淚已成戀人關係

*可能有ooc,因為懶惰,有些事可能不太符合,請大家不要介意?(←不負責任的人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今天,是一個安寧的日子,身為偶像團體Procellarum裡的一員神無月郁這麼想著...

「郁君!」同為Procellarum成員兼同為戀人關係的水無月淚興高采烈地跑了過來

「怎麼了?這麼高興」郁溫柔的看著,奔跑過後的淚臉上泛著淡淡地紅暈,看起來好可愛…

「恩…是劇本,郁君,我們來演吧!隼說這是為了我們寫的...」

說著說著,原本空無一物的雙手,瞬間出現了兩本書,淚立馬把其中一本交給了對方

「...」郁一時間說不出話,沒聽錯吧...劇本?!

所以說...想要過寧靜的日子還是一段遙遙無期的道路

-------------------

1.轉角遇到愛

「呼...呼...要再跑快一點,不知道淚等多久了」郁全力奔跑著,明明約好了時間,自己卻遲到了,雖說是因為工作,但這不能當成藉口。

前幾天當淚拿出劇本時看向自己時的表情都還清楚的記得,明明知道隼桑是因為太無聊了才有了這麼一件事情。但當時原本想拒絕的話瞬間都說不出口了啊…

「淚,淚你在嗎?」

到達了目的地,是一個轉角處,劇本上第一個要演的場地就是在這裡。兩位主角要不經異地從反方向互相撞上後開啟屬於自己的愛情。

(真是的...跑哪裡了呢…左右看都找不到啊…)

「恩...郁君...」

突然,一個細小的聲音從右側傳來,郁聽到後趕緊往聲音處右下方一看...

「嗚…」淚縮在牆角,不知道等了多久,竟然就這樣睡著了,他難道不知道這樣很危險嗎?

「淚!」

「...!...郁君?」

「你怎麼傻傻地在這裡等,這樣很危險!如果你被壞人抓走什麼的怎麼辦!」郁難得的板起臉嚴肅的訓斥

「...對不起,我只是...因為很開心...所以...」

「下次不可以在這裡等了」

「恩...」

「...唉…起來吧」

「!」

「我們回去。」郁伸出了手

「...好!」

2.同時伸向最後一件商品的手

「布丁♡」

「找到了」

今天,是水無月淚難得外出的日子,原因是家裡的布丁庫存沒有了,身為現任撫養者文月海卻又因工作而抽不開身。無奈之下只好我們的淚淚親自上陣前往超市,去完成這件非常重要的任務!結果沒想到好不容易看到了賣布丁的地方,沒想到只剩一個。伸手去拿時,卻不小心觸碰到了一個人的手...

「啊,對不起!...你想要是嗎?讓給你」頭髮帶著棕色的男生碰到對方後立馬跳開一步,接著抱歉地把最後一個布丁讓給對方

「...謝謝」把布丁讓給我呢…是個好人

「不會不會,那,我走啦,有機會再相見」

「...等等」

「恩?」

「我們...聊聊天好嗎?布丁...分你一半」

「!好啊」露出開心的笑容,自己其實也想認識一下對方

-------------------

(在不遠的某一處...)

「隼,你又教了淚什麼」

「我記得...昨天在拍攝空檔,他們倆好像各拿一本書在討論」

「前天也是,因為好奇,有去問過,結果是隼幫他們寫了一本劇本呢,裡面有好幾個場景,看他們這麼有興致,我就沒打斷」

「唉…春,下次要說,突然找不到人很危險的」

「好好」

「始~我不是故意的啊,因為我們家的淚說想找事情跟我們的郁君做,於是我就絞盡腦汁地寫了兩本給他們呢。看,他們看起來也很樂在其中」

「但是,就是因為這樣,才不行啊,被粉絲們發現了怎麼辦」海敲了一下隼的頭,真是的...

「好痛...海,你好過分啊…」隼揉了下頭抗議

「好了...看起來暫時沒事,我們回去吧」

「欸?始,不繼續留了?」

「恩,這次就讓他們做想做的吧,沒有危險就好」

「始好關心我們家的孩子們啊,好溫柔—!!」

「很溫柔呀~」

「是的呢~」

「你們...」(苦笑)

最後,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,年長組默默地看,又默默地走了,留下小倆口繼續他們的戲

「?郁君,剛剛好像有聽到隼的聲音」

「??有嗎?」

「嗯…或許是我聽錯了」

「那,還要繼續下一個嗎?」

「恩!」

於是,故事還在繼續著...

【始春日常】01-突如其來的打擾

第一篇火熱熱登場(≧▽≦)
真不敢相信我以前居然是寫這樣...
感覺跟現在寫的有點落差,這是為什麼呢(望天

總之,希望各位看的愉快?
*可能有ooc,如有不適請見諒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當睦月始把門鎖起來時,彌生春感到了不妙,想掙脫,卻發現徒勞無功,始正似笑非笑的看著他...

「嗯?春,你想去哪呢?」

「沒,沒有啊…」彌生春尷尬的笑著,現在的姿勢對他來說有點危險…
睦月始的手撐在春的兩旁,無形的壓迫感猶然而生,春緊緊的靠著門,即使身高比始高,可是光氣勢馬上就輸了一大截,而且...想到剛剛的事春的眼神不自覺的移開

「看著我,春,別移開視線,不然...我就馬上在這裡辦了你」

「始!別啊…」眼神對上,始緊緊的盯著,看起來不像在開玩笑

「怎麼...春以為...我是在開玩笑?」嘴角勾起,魅惑的笑容出現,春不禁陷了進去...
「...好帥…為什麼可以這麼帥呢…」輕聲說著
「春,你在說什麼?」

「始...」

「嗯?」

「可以...不要再笑了嗎?」始愣了一下後,明白了
(春...害羞了啊,耳朵紅了起來呢…)嘴角的弧度變得更大

「哦?為什麼呢?不喜歡?」反問春,好可愛的表情…真想拍起來

「沒有不喜歡,只是!只是...」眼神再度漂移,我能說因為你的笑容很有殺傷力嗎?能嗎?!春有點崩潰

「只是什麼?迷上我了?還有,我剛才說了什麼,不準把視線移開,原來,你這麼迫不及待嗎?」心情極好,看著這樣的春,不快的心情消失無蹤,取而代之的是想調戲的心情...
「我...我才沒有把視線移開呢!」不行,絕對不能承認,承認了就完了!

「嗯?說謊啊…說謊的小孩要怎麼懲罰呢…春,別忘記,你剛剛還一起跟隼對我做了什麼,現在...你確定還不對我說實話?」說完,雙手改為還住脖子,在春的耳旁吹了下。
(果然,耳朵紅了起來呢…)

「我...嗚…始,不要」
始捧住了春的臉吻了上來,舌頭頂開了唇,捲住了春的舌頭,使他無處可逃
「嗯...始...停一下...停一下好不好」

「...不好」
舌與舌之間的糾纏,你退、我進的追逐戰一直持續著。
「始…不要了」
「乖」
漸漸的,春的眼前只有始認真,卻又模糊的表情,眼睛四周被霧氣所遮掩,身體也失去了力氣,只能靠不知何時已放在腰上始的手所支撐
「嗚…嗯...始,我錯了」
「知道錯了?下次還敢不敢?」微微離開唇瓣,始帶著『再有一次,絕對立馬把你做了』的表情望著他

「不敢了,不敢了,下次...」

「嗯?還有下次」

「不是!是以後絕對不敢了,原諒我吧,始~」帶著撒嬌的語氣,春以為這樣就能趕快脫身,卻不知道,帶著因親吻而變得更讓人想要憐愛的表情,活生生的把始最後理智的一根弦就這樣弄斷了

「我原諒你」微笑的看著春,春開心的表情顯現,但下一秒所說出的話馬上把春從天堂打到了地獄

「既然我原諒你了,那麼,春,我們就繼續做剛才未做完的事吧」想逃?門都沒有

「欸?不...始,不要啦~還有其他人,我們要趕快出去...」不要啊!做了明天後天都不用離開床了
「我現在不介意」
「!」
春在心理哭泣時,一道聲音從身後的門傳了出來...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…隼,你在始房間的門前做什麼啊」文月海問到
時間回到大家看見霜月隼在門前咬手帕...額,不對是在門前捉姦...是站在門前哀號的時候...(此時的始春正在門咚ing)

「海~QAQ」撲上

「欸?隼,怎麼了?」接住

「啊啊~該不會是隼又做了什麼吧?」葉月陽露出了『一定是這樣』的眼神看著隼

「誒~陽好過分啊~」隼在海的懷裡不滿的說著
「我可是為了始著想才這麼做的」隼繼續義正嚴詞的為自己辯護著,不過沒幾個人聽就是了
「你們都不相信魔王大人的話了嗎?」

。。。。。(頓了五秒)

「QAQ你們都不理我,連海也是」什麼時候魔王大人的話都沒人聽了,好孤單

「啊,抱歉,隼桑,我在想事情」一如往常待在葉月陽身邊的幼馴染長月夜抱歉的說著
「!」

「對不起,隼桑,我跟戀在想今天晚上吃完飯後要做什麼」驅也抱歉的說著
「!!」

「我在想等下要跟新去超市買什麼,對不起隼桑」葵也是很抱歉
「!!!」

「抱歉,隼,我在看郁君」淚說著

全員:「...!」
隼:「被人注視著真好啊...」咬手帕,看了海一眼,不過對方的注意力目前沒放在他身上

「淚////」郁害羞的看著淚,而淚則認真的看著郁
「L.O.V.E! 郁君 love~♡」淚對著郁大聲的說著
「!」驅跟戀驚訝了
「!!」葵跟夜呆了一下
「!!!」郁愣住了

「...隼,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再好好商量一下」海無奈的說著,一定是隼又教了什麼…
「欸~為什麼?我覺得淚做得很好啊」隼抗議

「淚還小,還不應該做這些,隼教這些東西本來就不對」對自家leader毫不留情的陽摟著夜說著

「...」被摟著的夜看著陽無語著,陽你也常跟新教一些奇怪的東西給淚好嗎...

「...隼桑」如月戀無言了

「隼!( #`Д´)」海生氣了

「啪」

「啊,海,很疼耶!」隼摀住頭

「跟你說過多少次了,你...(以下省略N字)」
就在大家看著海教訓自家leader時...

「喀嚓」
一直緊閉的門突然開啟,大家的注意力瞬間轉移,接著,不約而同的屏著氣,深怕一不小心便觸犯了禁忌。海也停止了對隼說教。先踏出門的人臉色鐵青,周身散發出了強大的威壓,黑色的氣息,不過,仔細看有點...呃...欲求不滿?而後踏出門的則是看起來鬆了一口氣,但也馬上察覺出了氣氛不對。先後踏出房門的正是始、春兩人。時間彷彿靜止了一般。

「啊…始桑,春桑,你們出來啦,你們會餓嗎?我肚子好餓啊,等不及要吃早餐了,今天是葵桑跟夜桑一起做的耶!啊哈哈哈...」首先打破平靜的是驅,沒辦法,只能硬著頭皮上啊,戀!

「啊,對,驅說的沒錯呢,早餐快冷了,我們大家快去吃吧,對吧?葵桑」戀接收到自家愛人的眼神後,也只能硬著頭皮上。不過,貌似好像不成功。

「啊?!呃...嗯」葵有點愣愣的附和

「為什麼戀你要問葵桑啊!」驅默默的在心裡哀號,一個眼神殺了過去

「QAQ」戀中槍,倒地
「哎呀哎呀,始生氣了呢~」隼在一旁看著熱鬧,好似剛剛被海教訓這件事情完全沒有發生過

「隼你怎麼這麼開心啊」海無言的看著

「嗯?沒有喔~海你怎麼會覺得我現在的心情是開心的呢~✩」隼打哈哈的說著

「你啊…」海只能苦笑

「我開心,當然是因為始的心結終於沒了啊,海」就在海無奈的看著隼時,隼在心裡默默的想著,畢竟始在前幾天可是很難得的單獨來找他,想著這件事,思緒也回到了那個時候...

【始春日常】序-平常的開始

開始發以前寫的文啦~(≧▽≦)
這篇文超久以前的(?
那時是 @雪 我們一起開的腦洞?(太久遠了→→)
希望大家看的愉快~

正文開始~
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如往常,春要去始的房間叫醒自家leader
(始的房間)

春:「hajime~起床了喔~」

始:「...睏,陪我睡」拉

春(?:「啊」
就這樣趴在了始身上...

始:「...」睜開眼,立馬把身上的人推了下去

春(?:「啊!...hajime,很痛耶!不過沒關係,誰叫我是始的粉絲呢~」

始:「這是怎麼回事?」質問

春:「啊哈哈,始,別生氣,因為隼...啊!」

始手腳快速的把隼推了出去,順道把門鎖上。
「好了,請你詳細的告訴我,為什麼隼會在呢?」

後來...大家一同去找始桑他們後看到的一幕是...

隼:「嗚嗚嗚…始趕我出來,不知道為什麼好開心又好難過,嗚嗚嗚…」

全員:「...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很久很久以後~某一天年長組難得的下午茶Time)

始:「話說...」

春、隼、海:「?」

始:「之前我起床時拉錯了人,這件事到底誰想出來的」

春:「額...」

海:「...」

隼:「啊哈哈…hajime,都過了這麼久了怎麼還記得呢?」

始:「突然想到的」

春:「啊…我想不起來...事情過太久了,也都不記得了」說的同時,在始看不見的地方對著另外兩人擠眉弄眼,三人頓時達成共識

隼:「恩...我也不記得了,太久了懶得想」

海:「抱歉,始,我也忘了」

始:「嗯...好吧…不記得就算了」但是感覺還是有點怪怪的啊…

春、隼、海:「對吧!」

始:「...」

春、隼、海:「...」啊,慘了

......

最後,始到底知不知道真相無從得知,但知道的是那之後兩三天春都一副沒睡好的樣子,始倒是越來越有精神。

聯文- Tsukino Online Gay {年中組} 03

哈囉~這算是我的第一篇文,希望各位看的愉快ˊ▽ˋ之後也會開始慢慢放以前寫的文文~如果有寫的不好的歡迎指出/

01 @大雪過後天晴💕
x1392021x.lofter.com/post/1d229bb7_10be01ef
02 @雪
http://yuki01275.lofter.com/post/1e53348b_10cdf9f9
下一棒是 @星夜

為了分辨出人物,以下提供些訊息

新(失戀red):刺客

葵(蒼之空):騎士

陽(咖哩genau):樂手

夜(夜之光):治療師

以下正文~

副本1-緋色雪花(10-20級副本)

[灰色的天,純白的雪,一眼望去,只有搭配著雪的樹幹,一切都是這麼蕭瑟。雪霧村,一年四季中最嚴寒的季節,到來了...而在今年,在這裡,卻圍繞著鮮紅的顏色...]

「為什麼這裡都沒人啊!…嘶...冷死了」咖哩genau忍不住抗議,為什麼走了這麼久都還沒到目的地!

「嗯...該不會有Bug?」夜之光忍不住遲疑,如果真是這樣我們會被困多久?!

「...好累,想睡覺...」失戀red忍不住打哈欠,怎麼還沒完呢,打完都沒時間找小姐姐了。

「失戀red,不可以睡啊。夜之光,你穿這麼薄,可以嗎?」蒼之光忍不住關心了起來,自己倒是還好,裡邊有穿厚的衣服,但其他三人的布料都太少了。

「是...」

「嗯...可以,的確還蠻冷,不過撐到副本結束應該沒問題」

「啊啊啊啊啊啊!我受不了了,我現在就要寫投訴信!到現在根本也還沒有人過這個副本啊!絕對是官方有問題!」咖哩genau滑開介面準備要好好地抗議以表現在的心情

走了1個小時,連隻小鳥都不見蹤影,蒼之空想了想,開啟世界聊天想看看有沒有人聊到攻略,結果一開大家都在聊這個副本。

-----------------

【世界】打工嫌太少:求10-20級緋色雪花攻略!求求各路英雄好漢快快不吝嗇地說出來吧!

【世界】裡外不是人,別問我為啥:打工嫌太少兄,老實告訴你,我們也不知道╮(╯_╰)╭

【世界】打工嫌太少:Σ(゚Д゚)

【世界】我是一隻自由的小小鳥:報告,我們這隊已經走了四個小時(ㄒoㄒ)/

【世界】在暗處的影子:@我是一隻自由的小小鳥,你這算什麼,老子的隊伍整整走了6小時都還沒遇到除了我們隊任何一隻活的生物!

『天哪...怎麼辦呢…這樣下去我們都過不了』

叮咚!

突然,有訊息在四個人的面前展現了出來

【副本】恭喜由黑田少吃點東西所帶領的隊伍奪得10-20副本緋色雪花首殺通關!獲得”緋色聖者”的稱號及各式獎勵

「...」

「...」

「...」

「...欸?」

一時間,包括世界頻道,全部沒了聲音,一片寂靜...

「...我有看錯嗎?」咖哩genau生無可戀看著其他三人

「沒有」

「哈哈…我想應該沒有」

「沒有~」

「怎麼可能!」

「嗯...那我們下一步要?」夜之光想了想,看向其他三人詢問意見

「...我們要不要去問問看唯一通關的隊伍,試試看加黑田少吃點東西」蒼之空提議,得到其他三人的同意後便再次打開世界頻道,無視裡面鬧哄哄的紀錄,找到之前的訊息點擊名字加友

他會不會同意呢…

叮~

[玩家黑田少吃點東西已同意加您為好友]

蒼之空連忙點開私人聊天

【私人】蒼之空:您好

【私人】黑田少吃點東西:您好

【私人】蒼之空:那個...能請教您一件事嗎?

【私人】黑田少吃點東西:嗯,可以

【私人】蒼之空:請問10-20級副本要怎麼過呢?我跟我同伴找了很久都還是不知道怎麼破

【私人】黑田少吃點東西:現在周圍有看到任何一個很大能躺人的石頭嗎?

蒼之空照著訊息馬上環顧四周,左前方這好有一個

【私人】蒼之空:有

【私人】黑田少吃點東西:找一個人坐上去,然後砍他

【私人】蒼之空:砍??!

【私人】黑田少吃點東西:對,砍完之後就會有一個村民出來,故事就會正式開始進行

【私人】蒼之空:恩,謝謝您,我們等會馬上試

【私人】黑田少吃點東西:不會,希望你們能成功

「怎麼樣怎麼樣?」關掉訊息,夜之光立馬跑過來詢問

「問到了,我們趕快來試!」

「終於不用再走了」

「那要怎麼做?」

「就是...」

時間繼續悄悄流逝,副本的進度終於往前,四人的冒險也終於正式展開...